事实上,华盛顿方已达成一项重要共识:美国的兵力将优先对抗纳粹德国(珍珠港事件发生两天后,德国对美宣战),然后山姆大叔的主要军队才会发动对日本的战争。而受这个重要决定影响最大的人――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却被蒙在鼓里。

  此时的麦克阿瑟陷入了两难的局面:如果他违抗罗斯福总统的命令,他将被送上军事法庭;但如果他执行这项命令,他将因抛弃受困于巴丹半岛上的官兵而受到指责。当晚,这位极度痛苦的将军口述了一份辞呈,并告诉他身边的官兵们:他要渡海去巴丹半岛,作为一名普通军人战斗到底。


  在按计划出发的那天下午,麦克阿瑟召见了温莱特将军,搂着他的肩膀激动万分地说:“瘦猴,我一定会尽全力、以最短的时间回来解救巴丹的。”

  对马歇尔的电报,麦克阿瑟没有做出任何答复。6天后,一份来自罗斯福总统的无线电报传到了他的手中:命令麦克阿瑟将军“向澳大利亚进军并继续指挥那里的所有军队”。

  船在波峰浪谷间前行,乘客们跟着船摇晃颠簸。整个晚上,不断有人报警:发现日军战舰。每当这时,他们就关闭发动机,让船静静地停在水面上,船上的人则在心中默默地祈祷:千万不要让日军发现这支小舰队。

(编辑:琪琪)

  3月11日傍晚,四架老旧的鱼雷艇悄悄溜出了马尼拉湾,约翰?巴尔克利设定了去棉兰老岛的航线。不一会儿,这些美国人就发现了日本所占领的爱谱群岛(Apo)海岸上燃起的巨大篝火――这是一种历史上常用的信号:表示有人正在实施夜间突围。

  72小时以后,麦克阿瑟终于同意起程前往澳大利亚。随行的有他的妻子,他们的小儿子,小男孩的保姆――菲律宾人阿周,以及14个随从官员和一个士兵。有20位美国将军被留了下来。所有巴丹半岛及科雷吉多的军队交由一个瘦削的老骑兵乔纳森?温莱特少将(JonathanM Wainwright)指挥,他是麦克阿瑟的一位老友。

  1942年2月23日中午12:03,即日军入侵菲律宾第75天。位于科雷吉多岛马林达隧道深处的一个小型办公室内,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正在 一份刚刚从华盛顿作战部发来的解密电报。这份由美军总参谋长乔治?马歇尔(GeorgeC Marshall)签发的电报提醒这位美国最有名的将军:罗斯福总统可能会命令其撤离科雷吉多并前往3000英里以南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市(Melbourne)。

  这个决定让麦克阿瑟的随身官兵恐惧不安,他们力请他撕毁那份辞呈。他们委婉地问道:一名牺牲了的普通步兵和一位活着的将军,谁能更好地报效自己的国家?助手们提醒他,要摆脱菲律宾目前所处窘境的最大希望在于:遵照罗斯福总统和马歇尔将军指示,立即前往澳大利亚,负责统帅好那里的军队,然后及时打回来,解救在巴丹半岛上的那帮“战争困兽”。

  没有一艘鱼雷艇装备了罗经刻度盘(pelorus;一种航海工具),巴尔克利只能使用简单的指南针、航位推测法及星象这些古老的方法来调整航线。船艇上的所有人员都只能栖身于红褐色胶合船甲板上的小火药桶上。每条船的甲板上都堆放着20个盛着50加仑高辛烷汽油的铁桶。敌人只要发射一颗燃烧弹就可能点燃桶里的燃料,整条船艇就会立刻变成一间痛苦的地狱。

文章摘自 作者: 出版社:

更多文章进入>>>

  温莱特回答说:“我相信你一定会的。”

  只可怜那些“旱鸭子”,一个个头晕目眩,呕吐不止。一位陆军准将双手紧紧抱着一根鱼雷管,当一个年轻水手示意帮他摆脱困境时,他拒绝了,口中还不停地呻吟着:“不,不,让我死在这吧。”

  麦克阿瑟决定由30岁的海军上尉约翰?巴尔克利(JohnD Bulkeley)率领的4艘拼凑起来的鱼雷快艇杀出日军在科雷吉多的海空包围圈。这位海军船长的名字早已家喻户晓,因为他善于采用鱼雷艇对日本战舰、运送兵员和物资的运输艇和驳船进行闪电式攻击。

  就这样有惊无险地航行了33小时,然而这时突然又出现了新的危机。暴风雨像恶魔一样在棉兰海域狂啸,怒浪不断击拍船头,鱼雷艇上的人员就像是小孩浴缸里的橡皮玩具一样,上下翻飞。

  这份突来的电报让麦克阿瑟内心慌乱不已。几周来,巴丹半岛上的抗战官兵们心中一直害怕发生的事情似乎真要成为现实了:罗斯福总统和他的参联会已经准备放弃菲律宾战场,以牺牲岛上的美菲军队及1700万的平民为代价,为毫无准备的可怜的美利坚合众国赢得时间来重整旗鼓、进行新一轮的作战准备。

  全速运转的鱼雷艇的引擎每工作700个小时需要更换,在没有得到正常维修的情况下,这几条船已经在海上服役三个月了,比正常的使用寿命延长了三倍。但由于发动机被碳阻塞,鱼雷艇不能全速前进,所以一些日本战舰很有可能在途中赶超上他们 迪奧

  出发前几天,斗志旺盛的约翰?巴尔克利上尉曾对麦克阿瑟说这次棉兰老岛之行将会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事实上,这位指挥官心里十分清楚:要完成这次极端危险的航行几乎是不可思议的。鱼雷艇主要是在夜间航行,当77英尺长的鱼雷艇在穿过这片未知的水域时,船壳将很可能被参差不齐的礁石划开,将里面的乘客抛入漆黑而又鲨鱼成群的海水中。

  按照计划,麦克阿瑟和他的随从们将乘坐鱼雷艇前往620英里以南的菲律宾大岛棉兰老岛(Mindanao)。3架由澳大利亚起飞的4引擎B-17“空中堡垒”轰炸机(FlyingFortress)将会到那里接走来自科雷吉多的难民们。

  一周后,罗斯福总统发出了第二份无线电报,催促这位极不情愿的将军尽快动身:“澳大利亚需要将军您尽快赴任、主持大局”。同时,他的助手们再次恳求麦克阿瑟设法撤离。他们注意到一位自称是“东京玫瑰”的美国叛徒户栗郁子(IkukoToguri)通过日本广播电台大肆宣扬:麦克阿瑟会在科雷吉多岛被俘虏,并将作为战犯被押送东京处以绞刑。

相关的主题文章: